快捷搜索:  as

人事变动 花样找钱 东方园林慌张过冬

楼市即将迎来冬天,房企日子不好过,作为房地产中下游的企业,它的日子也宛如寒冬。PPP耗钱早已不容置疑,深耕PPP的东方园林缺钱之下,又不放慢扩张的步伐,缺钱同时花样融资,而内生增长所带来的经济效益有限。如此情况下,业内将东方园林这种行为称之为“饮鸩止渴”。这个寒冬,对东方园林来说,或许有点慌张。

中国网地产此前报道《东方园林:净利润略超预期 “最凉发债”引发蝴蝶效应》中已提及:东方园林因第二季度营收增速下滑,其中报营收增长率同比下降了41.12个百分点。市政园林的收入占比继2017年中报后再次下滑,由32.60%降至26.26%,危废处置业务收入占比有不小的下滑,由19.67%降至7.46%,实现营收4.82亿元,同比下降50.82%。东方园林一年内负债约为34.61亿元,期内现金减少约12.19亿元,期末现金余额仅为9.25亿元。

然而,下半年偿债压力较大的东方园林,嘴上说不缺钱,但行动却很诚实,最为直观的表现是:东方园林满世界找钱,一路股权质押和股权出让。18日早间,东方园林发布公告称,实际控制人何巧女女士及唐凯先生拟出让占东方园林总股本不低于10%的股权,转让股权所筹集资金将用于归还股票质押融资,以大幅降低控股股东股权质押率。

这个公告通俗来讲,就是东方园林打算出让10%的股权换取资金。事实上,花式找钱法被何巧女用的熟练至极。据中国网地产梳理发现,即便在融资渠道收窄的今天,东方园林亦用它标榜的“强大”的融资能力,先后接受了多家银行的援助。而质押股权,出让股权,对东方园林来讲,已经是常态。截至2018年10月17日,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共质押股份11.13亿股,占其持股比例82.88%,

东方园林一方面缺钱,一方面找钱,一方面加快废危行业的扩张。2018年以来,东方园林布局有所变化,以水环境综合治理为主业务。年中报显示,截至公告日,公司累计取得工业危险废弃物环评批复为176万吨,其中资源化114万吨、无害化62万吨。同时,公司有8个项目仍在建设中,建成后将增加49万吨的持证处置规模。此外,公司还以7.76亿元的代价收购了3家危废处置公司。

同时,东方园林在全域旅游方面持续加大投入。2018年上半年,公司共中标11个全域旅游项目,涉及总投资约127亿,业务范围覆盖8省,项目总投资额接近2017年全年数据。同时,东方园林还在腾冲、临安、重庆、六安等地选取了部分景区资源进行投资运营。

东方园林一边称融资成功、风险可控,另一边,公司却迎来人事震荡了。坊间流传出消息:前东方园林员工求职,目标产业地产,职位总监、副总以上。旋即,10月16日,东方园林发布公告称,公司财务负责人周舒因个人原因,于今日提交书面辞职报告,其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其他任何职务。某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财务总监之地位,对一个公司来说,举足轻重。找钱压力之大,也无人可比。

在这关键时间节点,10月17日晚间和10月18日早间接连两天,东方园林发布公告澄清,称周舒是由于个人原因离职,公司目前整体质押风险可控。东方园林有引入国资战略投资者计划,已与相关央企、地方国资进行了多轮谈判。而相关进展情况将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小板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等有关规定进行公告。

另据媒体报道,北京证监局据称召开东方园林债权人会议,建议暂不强制平仓质押股份。这些信息的释放又是玩味十足,华夏幸福有华润为之接盘,谁为东方园林接盘呢?我们静观其变。只不过,饮鸩止渴,不过尔尔。无论何时,修炼内功,才是最重要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