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A股券商上半年人均薪酬31.32万元,留不住人才呀

原标题:A股券商上半年人均薪酬31.32万元,留不住人才呀!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贾国强|北京报道

责编:周琦

随着半年报披露期的结束,A股上市公司(ST长生除外)已经公布上半年财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梳理发现,32家上市券商(注:按证监会行业划分)2018年上半年营收合计为1219.44亿元,同比减少7.73%;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称“净利润”)合计为340.23亿元,同比减少23.1%。

营收和净利润双下降,券商业绩为何会下滑这么惨?

超八成券商净利润下滑,东吴证券同比下滑93.85%;广发证券减少14亿多元

今年上半年券商的日子比较难过,这是不少业内人士的切身感受,也从券商半年报中得到了印证。

据《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统计,在营收方面,中国银河(601881.SH)等20家券商同比减少,国海证券(000750.SZ)降幅最多,超过30%;广发证券(000776.SZ)绝对值减少最多,为24.41亿元。

国海证券半年报解释称,受市场环境影响,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利息净收入及公允价值变动收益减少。

山西证券(002500.SZ)等10家券商营收同比增加。

在净利润方面,方正证券(601901.SH)等27家券商同比减少,东吴证券(601555.SH)降幅最多,为93.85%;广发证券仍是绝对值减少最多,为14.43亿元。仅中原证券(601375.SH)等5家券商实现同比增长。这意味着超过80%的券商盈利不如去年同期。

东吴证券半年报显示,投资银行业务、资管及基金管理业务这两项业务营收下滑均超过40%,毛利率下滑两成左右。

今年上半年,券商的股价表现也很疲软。除了南京证券(601990.SH)和中信建投(601066.SH)因今年6月中旬刚上市股价表现强势外,其余30家券商股价在上半年均有不同程度下跌,浙商证券(601878.SH)跌幅最多,为49.46%。

在这32家券商中,无论是营收还是净利润,中信证券都是龙头老大,并有一定幅度的增长。2018年上半年,中信证券营收为199.93亿元,占32家券商营收之和的16.4%,而去年同期所占比重为14.15%;中信证券净利润为55.65亿元,占32家券商净利润之和的16.36%,去年同期所占比重为11.14%。

中信证券半年报显示,虽然它的经纪业务、证券承销业务受市场环境恶化和新股发行趋缓影响有小幅下滑,但其证券投资业务实现收入47.41亿元,同比增长50.65%,资管业务和其他业务也有小幅上涨。

安信证券研究中心副总经理赵湘怀认为,2018年以来券商利润集中度明显提升,“马太效应”显着。券商外部经营环境越弱,龙头券商的优势就更加明显。在投行业务方面,今年上半年IPO发行规模仅为923亿元,同比下降26%,但IPO项目资源集中于有业务优势的大券商手中;在资管业务方面,4月底资管新规落地,这使得主动管理能力强或综合实力突出的券商获得政策红利,实力较弱的券商需要探索特色化竞争道路,面临转型失败风险。

八成券商人均薪酬同比减少,山西证券等12家降薪超20%

业绩的下滑,也使一些券商员工人数和薪酬受到影响。以员工人数为例,32家券商2017年底为200021人,今年上半年为198242人,人数减少1779人。

具体来看,浙商证券等10家券商员工人数减少,其中招商证券(600999.SH)减少最多,为725人。招商证券2017年底有10633人,2018年上半年员工减少幅度为6.82%。招商证券表示,今年上半年员工减员全部为经纪人自然流失。另外,浙商证券、东北证券(000688.SH) 、国海证券、中信建投等4家券商员工人数减少也超过500人。(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36期)

在券商薪酬方面,今年上半年32家券商应付职工薪酬总额为620.97亿元,去年上半年32家券商应付职工薪酬总额为580.59亿元,同比增加40.38亿元,增幅为6.95%。

值得注意的是,32家券商2018年上半年人均薪酬同比下降1.32%,为31.32万元。

国家统计局今年5月公布的2017年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薪酬统计显示,IT和金融业分别以133150元、122851元位居19个行业前两名。对比来看,32家券商上半年人均薪酬已是非私营的IT业、金融业2017年全年薪酬的2.35倍和2.54倍。

为何整体业绩不佳、员工减少,这些券商应付的员工薪酬却高居不下?《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梳理发现,在32家券商中,华泰证券和中信证券应付职工薪酬增加较多,前者同比增加近60亿元,后者同比增加22.88亿元。

也就是说,华泰证券和中信证券两家券商应付职工薪酬同比增加约80亿元,拉高了整个券商行业的应付职工薪酬。

除上述两家券商外,还有7家券商薪酬有一定幅度增长。

南京证券等23家券商薪酬下降,占32家券商的七成多。其中,国海证券降幅达53.47%,广发证券减少近10亿元。

在人均薪酬方面,《中国经济周刊》统计发现,兴业证券等25家券商同比减少,占32家券商的近八成,其中山西证券等12家券商同比减少幅度超过20%。

山西证券半年报称,存在人才流失和人才储备不足的风险,“虽然公司已建立了市场化的薪酬考核体系,并不断加大了人才引进力度,但随着人才竞争的日趋激烈,公司在招聘、留住高素质人才方面可能存在一定的竞争压力。”

这也道出了中小券商目前面临的窘境:相比龙头券商,员工人均薪酬较低,再进行较大幅度的降薪确实难以留住人才。

案例

连踩俩雷,兴业证券损失惨重

既坑投资者又害自家员工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贾国强|北京报道

8月28日,兴业证券发布半年报,营收33.09亿元,同比下降7.47%;净利润6.87亿元,同比下降6.23%。营收和净利润遭遇双下降。

值得一提的是,兴业证券2016年曾因“踩雷”欣泰电气被处罚5.5亿元,近期又“踩雷”ST长生(002680,曾用名长生生物)。

2017年上半年,ST长生股东张洺豪以其持有9350万股长生生物作为质物,从兴业证券融资6.3亿元。今年7月20日,张洺豪以其持有的 7336.24 万股长生生物为前述交易办理补充质押。

7月中旬开始,ST长生遭遇危机,接连被曝出违规生产和被监管部门处罚信息。在退市新规新增“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背景下,ST长生面临退市风险,被不少基金公司给予0元估值。

兴业证券半年报披露,8月1日,公司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决张洺豪等返还本金 6.3 亿元,并支付相应利息、违约金及实现债权的费用。虽然法院已经立案,但尚未开庭审理。除质押股份外,张洺豪已提供非证券类资产清单,包括非上市股权投资及房产等,对该等资产的处置权利及处置后预计可收回金额判断尚待司法程序开展后确定。

因追偿结果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兴业证券没有对该笔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计提减值准备。这在一些券商人士看来,该笔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存在较大资产减值损失风险。

这把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使兴业证券的股价一蹶不振,7月24日至8月6日的10个交易日内阴跌不止,跌幅达17.46%。自年初开盘截至9月3日,兴业证券股价下跌幅度为37.71%。

股价较大幅度的下跌,不仅坑了众多投资者,也坑了兴业证券的自家员工。

2017年8 月17 日,兴业证券按照相关规定完成员工持股计划的股票过户手续。据悉,该公司员工持股计划分为两期,其中,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持有 4766.9万股,认购总金额 3.12亿元,参与人数共2943人,锁定期12个月;第二期员工持股计划持有2033.12万股,认购总金额1.33亿元,参与人数共210人,锁定期 36个月。

这两期的员工持股均价为6.54元/股,兴业证券9月3日收盘价为4.46元,这意味着员工持股计划每股损失超过2元,跌幅31.8%。目前第一期已经到期,2943名兴业证券员工浮亏9533.8万元,人均亏损3.24万元;第二期还有两年才能到期,目前210名员工浮亏4066.25万元,人均亏损19.36万元。

与一些民营上市公司员工持股计划会有大股东兜底相比,兴业证券大股东为福建省财政厅,并没有相应兜底计划。兴业证券《员工持股计划(草案)》也显示,本次员工持股计划持有人盈亏自负、风险自担。这意味着将由持股员工自行承担相应损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